柏克莱,让它烂下去吧
By Jenny P.

十多年前,有朋友跟我说,“知道吗,在加州,如果你太太骗了你,和其它男人生了孩子,你发现后离婚了,你还要付孩子抚养费”。我听后大吃一惊,觉得不可思议,这种法律不是明目张胆地鼓励欺骗吗?实在不懂,这种破坏家庭的法律为何存在。

十多年过去了,我成了南加大地主老朽笔下的微弱地主,连小地主的资格都不够。可我对这种鼓励婚姻欺骗的法律条款,也已经见怪不怪了。谁让我们生活在加州呢?这里土壤肥沃却特邪门,常会出其不意地长毒花异草,不讲常理(common sense)的事多了去了。

就说房屋租赁这一古老行业吧,房东房客关系好,大家互惠共存相帮相携。关系不好了,大家各奔东西不就是了,何必纠缠。房东房客若有矛盾,法律应该尽可能缓和,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矛盾实在尖锐,秉公断案执法即可。

可加州法律就是怪,对离婚这种既牵扯孩子又羁绊万贯家财的大事,常常能够在6个月里快刀斩乱麻,任由夫奔妻离子散,家庭分崩离析。相反,对萍水相逢的房东房客,加州法律却恩爱有加,生怕鸳鸯散。即便双方已成仇人,见面后咬牙切齿,眼冒金花口喷怒火,法律还要拼命拉扯,不让房东快快evict,把一个eviction弄得有时比离婚还麻烦,时间还要扯得长。想来,婚姻家庭是儿戏,房客却是命根子,这就是加州的逻辑。

纲举目张,既有此逻辑,莫怪加州的政客们卖力张罗租控(Rent Control & Just Cause Eviction)了 ,忙得热火朝天。最近D党的党代会,也是明确表示要致力租控。而湾区的左派自由圣地柏克莱更是锐领潮流,不但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实行严格的租控 ,更是把专替穷租客免费打官司的Eviction Defense Center 和East Bay Community Law Center奉为座上宾,准备把每年用于廉价屋(affordable housing)的30万美金送于其手中。为此,上星期二(2017年7月25日),我们BAHN(Bay Area Homeowner Network)一行人从湾区各地奔赴柏克莱,抗议此举。

这两个EDC 律师所,专替穷租客打官司。能为穷人喊屈叫冤,想来该是多么的崇高伟大啊。可惜,古语却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像会有极少数贪婪的地主,租客群也不是个个老实朴素,会有bad apple,甚至会有吸毒强奸等犯罪行为。对一般地主来说,任何事,其实能和解则和解,赶租客都是不得已的最后之举。试想,赶人时,既要花钱请律师又要请假去法庭,租客凶狠的,还会毁房子。而租客走后,既要清理打扫,又要各种修修补补,花钱如流水,真心没地主愿走赶人这条路。也就是说,EDC 律师所帮助的所谓穷租客,其中的bad apple比例会不寻常地高。

即便帮助bad apple,如果EDC 律师讲求公正,那也是在尽职尽力,益于社会。可时常耳闻的,却是地主们对EDC 律师的怨气。对某些个别地主来说,甚至是一种恨,一种咬牙切齿发自内心的恨。要知道,租客从EDC 律师那里不但得到了免费帮助,瞬间成为不怕挥霍时间钱财的人上人了,更得到了种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tips。比如,如何上告政府了,如何发现证据了。原本一个正常屋子,忽然间,墙霉了,蟑螂成群了,bedbug咬人了,骤然间问题成堆,成为虫屋子垃圾场了。可如何成为虫屋子垃圾场,租客是没责任的,责任是房东的。于是,租客不但有权利不交租,还获高额赔偿。这就是EDC律师们的功劳,永不可推卸。

有人率直,说这不是怂恿租客造假证吗,律师们不会这样吧。Well,在咱们这民主自由的国度里,做律师的,能够不受任何惩罚地指责virgin小女孩被强奸是因为性幻想,上位后还能官至总统候选人,还有其它什么事不能发生呢。认为这些律师会像常人一样,恪守着做人的最基本道德和正义,恐怕比天真还要天真。殊不知,现实的社会,已是the rule of lawyers,而不是the rule of laws。那些懂得颠倒黑白的律师们,才是社会呼风唤雨的人上人。

在柏克莱的市政议会厅里,我们一行人,也真正领教了EDC律师的颠倒黑白。A先生是我们中的先驱,为反租控,奔波于湾区各城市。这一日,A先生不幸与EDC律师撞车,因为A先生在Concord市和那律师见过面。会上,EDC律师直指A先生,一个外市地主,为何来柏克莱,并且恬不知耻地宣布,我们一行人连Alameda county的地主都不是。其实我们中有一半以上,确确实实来自Alameda County。大庭广众之下,这位律师却能如此编瞎话,怪不得人家能够呼风唤雨!

更令人揪心,市政议员们对那律师的话深信不疑。确实,我们外人凑什么热闹,人家原本就是一家子啊,否则怎会把那每年30万美金送到律师的手中呢。要知道,那30万美金原本是该用于廉价屋的啊。这就像美国当年的superfund sites,为清理污染,国会拨款N多,后来发现,那90%的拨款进了律师的口袋,似乎那些律师成了家住superfund site的受苦受难人。看来,什么穷人需要廉价屋,而是那些律师需要廉价屋的钱。

对于这种既得名又贪钱却让我们爸妈地主背黑锅的律师,我们是否该要组织起来公开抗议呢?!

在EDC律师的鼓舞下,市政议员们也是大胆直白,说话抑扬顿挫,心际打土豪分田地。一个直截了当,地主就是坏,就会说谎。看来,地主大坏蛋,已是一条大大的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的标语了。另一个更是借题发挥,加州那个不允许将SFH归于租控的州法Costa-Hawkins Act应该被repeal。言下之意,你们这些人等着看自己的房子被租控吧。

这些市政议员们也不动脑筋想想,租控真的对柏克莱好吗?租控违反市场规律,根本解决不了危机,在经济学家的眼里,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有句名言,想要毁坏一个城市,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炸弹轰,另一个是采取租控。要知道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柏克莱大学的教授根本瞧不起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啊。可现在,反倒是人家瞧不起你柏克莱啊。这变化,难道租控没有一点贡献吗。那破烂的柏克莱街头,许多能旧则旧的建筑,一定有租控的影子。至少我无数次来往柏克莱,每次都是完事走人,从没有徜徉柏克莱的欲望。也许柏克莱的九位左派市政议员们,心里明明清楚租控的恶果,可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是不会与党组织对抗的,反正党指向哪里,就奔向那里。

勿需多言,九位市政议员以8:0加一弃权的投票,通过把每年30万美金送给EDC律师所。两个EDC律师所,大获全胜。

我们一行人,灰溜溜离开市政厅。大家相视良久,不言而喻,对柏克莱只能用一个字来描述:烂。不要去改变它,也没法改变它,让它烂去吧,只有烂到根,烂到极点,它才能有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