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缺房災」 背後的思考

三藩市「缺房災」 背後的思考 By 亚裔选民协会 三藩市市內現時最大的問題是住房短缺。房源奇缺、一房難求,更有不少租客因各種原因被逼遷……以上的種種現象,既讓不少老居民逼於無奈離開這個熟悉的城市,也同時壓破了來自各地的移民的美國夢。究其原因,三藩市應該是時候探討怎樣增加更多、更貼近實際情況的房源了!!! 據統計,三藩市每年有8000到9000人出生(這還沒計算移民和進城工作的人口)。但三藩市卻只能每年興建1000到4000間住房。即使沒有任何的逼遷和收屋,也會有部分在市內長大成人的居民沒有地方住,要往市外搬。歷史證明,隨著時間的拖延,住房問題越來越嚴重,並向著更加失衡方向發展。 因此租到租管房的人,会把自己的家作为阵地一样保护,因为一旦失去了法律保障的租金水平稳定的居住单位,就无法承担现时飙升了许多的市价单位,意味着从此要搬离三藩市。 另一個租客面临的潛伏危機,就是即使在租管单位里居住了苒苒光陰,也不是万无一失的。因為房子的業權終歸還是别人的,迟早要被取回。人生總離不開生老病死,業主也同樣。這些人生變故、遺產處理、房屋買賣,或是政府政策更變,都引發業主收屋……另外,不管房價有多贵,总有一些土豪或者投資公司能连屋带租客一起購入囊中,繼而收屋自住,或者收屋后豪装出售。无论租管條例如何增强,无论租客怎样抗议,除非美國政府真的實行共产主義,不论是殷实的小业主或是牟利的投资者,都还是可以动用法律程序完成收屋。 鉴此情形,三藩市政府应该加大发展各式房源,增加房屋可负担性,讓租客和新移民能夠有貼合實際的多元化的選擇,這樣才是利好租客的方向。 奇怪的是,当李孟贤市长倡导多建房的政策,却遇到一些极端富有的势力人士反对。這些“Old Money”,是拥有市值上千万美元物業的富豪业主。他们通過各種钱财人脉渠道,全力反对政府增加住屋建筑项目,揭穿了就是要自私地維护他們无与伦比的全方位美景。例如,住在Billionaire Row、坐拥多栋無敵海景别墅、以私影名人政要起家的The Getty Family,現正出資出力支持一名反對興建新住房的华裔候選人,出选今年11月列治文区市参事一職。由此可解釋三藩市大多数地方的Zoning為何規定不许興建高于3、4层、10米-15米高的房屋。 有空去参观一下三藩市最贵的地段:「百万富豪街」哈 富豪們已擁有的海景豪宅是他們家族的,当然要把物业连豪景一起世代永相传。可怜的是蝼蚁般的租客和新移民,迟早被無情地嫌棄和犧牲,发配于三藩市之外…… 最不思議的是,代表租客的租客团体(Tenants Union)根本沒有提倡多建針對租客的房屋。回看租客团体的领头人Randy Shaw就其根据地“田德隆区(Tenderloin)”,写了本书显摆该区几十年不变的“伟绩”(还是那么脏乱差、黄赌毒)就是因为他一手抵制了任何的zoning改革,阻止區內新楼的建設。 而三藩市市內另一重災區……华埠,情況更是觸目驚心。由于區內的所有建筑被無理地限制高度,為了不阻擋現三藩市市參事佩斯金等富豪們在北岸區的物業美景,华埠被無情拋棄了,既不允许散房重建、也不允许新的住宅发展。 為何租客團體不是為租客的利益著想呢?箇中原因最最顯淺不過……是因為多建房了,租客都成了業主,租客團體的政治勢力、影響力將會隨之削弱。為了保證其領導力、影響力,租客團體的領導者不惜犧牲租客的長期幸福,只制定band-aids止血貼式的強租管,讓爭到房源的死死佔著,占到蝸居的寸土不讓。 大力鼓勵“占据”的政策,只是“共惨”主义的前奏,是违反美国宪法里的“No Taking Clause“ –...

柏克莱,让它烂下去吧

柏克莱,让它烂下去吧 By Jenny P. 十多年前,有朋友跟我说,“知道吗,在加州,如果你太太骗了你,和其它男人生了孩子,你发现后离婚了,你还要付孩子抚养费”。我听后大吃一惊,觉得不可思议,这种法律不是明目张胆地鼓励欺骗吗?实在不懂,这种破坏家庭的法律为何存在。 十多年过去了,我成了南加大地主老朽笔下的微弱地主,连小地主的资格都不够。可我对这种鼓励婚姻欺骗的法律条款,也已经见怪不怪了。谁让我们生活在加州呢?这里土壤肥沃却特邪门,常会出其不意地长毒花异草,不讲常理(common sense)的事多了去了。 就说房屋租赁这一古老行业吧,房东房客关系好,大家互惠共存相帮相携。关系不好了,大家各奔东西不就是了,何必纠缠。房东房客若有矛盾,法律应该尽可能缓和,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矛盾实在尖锐,秉公断案执法即可。 可加州法律就是怪,对离婚这种既牵扯孩子又羁绊万贯家财的大事,常常能够在6个月里快刀斩乱麻,任由夫奔妻离子散,家庭分崩离析。相反,对萍水相逢的房东房客,加州法律却恩爱有加,生怕鸳鸯散。即便双方已成仇人,见面后咬牙切齿,眼冒金花口喷怒火,法律还要拼命拉扯,不让房东快快evict,把一个eviction弄得有时比离婚还麻烦,时间还要扯得长。想来,婚姻家庭是儿戏,房客却是命根子,这就是加州的逻辑。 纲举目张,既有此逻辑,莫怪加州的政客们卖力张罗租控(Rent Control & Just Cause Eviction)了 ,忙得热火朝天。最近D党的党代会,也是明确表示要致力租控。而湾区的左派自由圣地柏克莱更是锐领潮流,不但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实行严格的租控 ,更是把专替穷租客免费打官司的Eviction Defense Center 和East Bay Community Law Center奉为座上宾,准备把每年用于廉价屋(affordable housing)的30万美金送于其手中。为此,上星期二(2017年7月25日),我们BAHN(Bay...

深蓝州人民的悲哀与抗争:加州人民共和国又出幺蛾子了!

From 2017-03-04 美国华人之声 美国华人之声 加州人民共和国又出幺蛾子了! 民主党州众议员布鲁姆(Richard Bloom)、邱信福、邦塔(Rob Bonta)等人在今年的2月17日提出了 AB 1506 法案,企图推翻地方租金管制约束(Costa-Hawkins Rental Housing Act),进一步加强租金管制。 Costa-Hawkins Act 包括三大元素: 1)租客一旦离开,容许房东以按市场价设定租金 2)某些类型的房子不受租金管制,如独立屋,Condo等 3)1995年2月后建的房子不受租金管制   而AB1506则是将此法案废除,无论是独立屋、新建案,或是换新房客,都可以被租金管制法令约束。类似的法案 AB1229 曾经在2013年被州议会投票通过, 但是被州长Jerry...

Bad Rental Control Policy Brought Out The Devil

By BiaoGe Recently, a news hits the media and shock all of us. A landlord Mahran 51 lived at New York stabbed his tenant Khan 44...

Bay area tenant and lawyer organizations

By Dan Pan Due to economic booming at bay area in recent years, the housing price has skyrocketed in bay area. The cost of living...

SF1701: 400K settlement

SF1701: 400K settlement Time: 201503 – 201701 City: San Francisco Rental description: Early a duplex, illegal, later converted to single family by landlord Timeline: Before...